央视曾曝光过,只需要提供某个人的手机号码,便可以在网络上查到他所有私密的个人信息,并且范围涉及全国。记者登录了一个专门贩卖个人信息的QQ群,里面的群员高达1946名。身份户籍、名下资产、手机通话记录、名下支付宝账号、全国开房记录等各类公民个人信息被公开售卖。

信息贩子表示,只要提供对方的手机号就能获取对方全部隐私信息。经过同事小王授权,某天中午,记者把小王的手机号提供给了一个卖家 ,要求查询小王身份信息,对方要价220元。 


下午的时候,对方发来一张截图,上面有小王的照片、身份证号码、户籍所在住址、民族、所属派出所等,随后,记者又从对方手中买到了小王名下的车辆信息和“淘宝”送货地址,小王确认全都是真实信息。


此外,在QQ群的聊天记录里,很多信息贩子都表示可以对移动、联通和电信的手机用户进行定位,并且声称误差在50米以内。


当天晚上7点左右,记者和同事小王来到了北京西客站北广场,晚上7点24分,记者要求对方定位小王的实时位置。 大约9分钟后,对方发来了“马上”。晚上7点41分,也就是开始定位后的17分钟,对方发来了小王的多张实时位置图,有平面地图,也有卫星地图,其中还清晰标记了经纬度,定位的位置地点是:距离北京西客站北广场向北约150米。


记者和同事小王随后又来到北京西单君太百货附近的天桥上,晚上8点24分,对方再次发来了位置图,显示的地址是:北京西单君太百货旁边。


半天的时间,一个陌生人就能掌握你全部的私密信息甚至是你的实时定位,真是细思极恐。那究竟是什么让他们能做到这样呢?


个人信息泄露现象泛滥


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大量的数据每天都在生产和增长,数据的价值也越来越受到重视。


与此同时,数据黑市现在正在经历急速成长的过程,而地下犯罪也是越来越“流行”了。黑市中提供的最为赚钱的产品就是用户的个人信息,一些专门买卖个人信息的犯罪组织也越来越猖狂,个人数据隐私遭到严重威胁,已经成了当下科技与互联网发展的“副作用”。


个人信息遭到泄露问题十分严峻,根据中国互联网协会发布的《2015中国网民权益保护调查报告》显示,78.2%的网民个人身份信息被泄露过,63.4%的网民个人网上活动信息被泄露过,网民因个人信息泄露、垃圾信息、诈骗信息等事件导致总体损失约805亿元


2016年9月23日,据雅虎披露至少有5亿用户的账户信息被黑客盗取,除了电邮、出生日期等常规个人信息外,用户密保问题的答案,甚至一些个人专门开设的,毫无规律可循的二次加密密码也被窃取。研究结果显示,发生此次大规模用户数据泄露后,造成高达97%的用户会对雅虎信任危机。


2016年12月10日,公众号“一本财经”独家报道称,最近黑市上流通着12G疑似京东的数据包,涉及数千万用户的身份证、密码、电话等敏感信息,而地下渠道已经对数据进行明码标价交易,价格从“10万到70万”不等。


经京东信息安全部门判断,数据泄露由于2013年Struts2的安全漏洞问题。


庞大的地下数据“黑链条”


在大数据和云计算的时代,互联网正在重构整个商业运行模式,买方和卖方的对接越来越依赖于大数据,而不是实体的店面、中介。


同时,地下数据交易黑市规模巨大,购买特定人群的数据信息并非难事,甚至形成一条龙式的产业链形态,在这个“黑链条”中,既有数据供给人员,也有促成交易的中间商而电信诈骗分子通常混迹在买方中。


所谓数据黑市 ,是指法律明确禁止,或虽然法律没说,但在道德的层面上不允许公开的数据交易市场。黑市上交易的个人信息数据,包括姓名、身份证、手机、家庭住址、邮箱,以及个人相关的账号密码、银行卡信息等,在黑市上,这些数据都有明码标价。


目前,尽管大数据交易市场发展势头良好、前景广阔,但当前数据市场仍存在着突出数据供求矛盾突出、监管机构缺失、法律滞后等问题。


当前掌握着数据资源的机构或部门“不愿、不敢、不会”提供数据,导致以国有数据资源和公共数据资源为主的大量高价值数据像冰块一样无法自由流通,数据孤岛、数据垄断现象依然严重,不愿,是觉得自己手中拥有的数据资产很重要,需掌握在自己手上;不敢,是因为没有相关的标准体系和法律规范的支撑,担心数据安全;不会,是受制于大数据相关技术短板。


这导致大量高价值的数据资源未被激活和流通起来,进而大数据交易市场有效供给存在严重不足。